当前位置: 穿越小说网 > 其他小说 > 一念成祖 > 第8章 故人如昔
txt全集下载
阅读背景: 字体选择: 黑体 宋体 楷体 雅黑 启体 字体大小: 很小 较小 中等 较大 很大

第8章 故人如昔

一念成祖由穿越小说网(m.longteng777.com)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,在线阅读,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


    时值深夜,皓月当空。
凌易心念一动,当即翻身而起,盘坐在床上,在记忆中,搜寻着前世累积无数的秘法。
明日所有人将赶赴学院后山的九灵阵,入阵激发血脉,引导念魂觉醒。
凌易心知肚明,以科德和希拉的尿性,必然不会善罢甘休,极有可能在阵中暗动手脚。
既如此,只能走在他们前面,否则,若毫无准备地入阵,只能人为刀俎,我为鱼肉。
在前世记忆中,凌易撒网式搜寻,试图找到破解阵法威压的秘法。
然而,翻遍所有的记忆,只从残缺冷门的线索中得知,沙漏玉佩有吸收能量的奇效。
只可惜,如今玉佩不知所踪。
此时,凌易一个头两个大了,在洞府里踱来踱去,甚是烦躁。
看样子……真得夜闯皇宫拿回玉佩了?可又不能确保,那玉佩一定就是自己的。
再者,皇宫重地必然高手如云,即便配合前世精妙的身法,以当前的微末实力,也难以保证进的去,一定能出的来。
当日测试,凌易故意用大衍龟息诀压制念气,只表现出了六段实力,实际上,也不过才十一段,而今如此畏首畏尾,归根结底还是实力太低。
思忖再三后,凌易换上夜行衣,同时运转匿身法和龟息术,悄摸翻出窗户。
即便如此,也只能走险路离开这学院。
清冷的月辉下,一个快速移动的黑影,跳下了十余丈的悬崖,噗通一声没入了深潭。
一抹姣好的面容,突然出现在凌易脑中,久久挥之不去……
这时,另一个黑影紧随其后,同样直挺挺地跟着跳了下去。
爬出清潭后,凌易当即运转十一段念气实力,全力催动秘法,朝着贝尔玛尔皇宫,全速前进。
尾随的黑衣人,顿时大惊失色。
这家伙,竟然在测试场隐藏了实力,居然有十一段念气!
更让她惊惧的是,自己青铜三星实力全开,才勉强追上这家伙?
测试石碑这等宝物都能被他骗过,这个凌易实在太危险,不知还有什么骇人的手段。
一定得把这些秘密告诉希拉!
贝尔玛尔皇宫。
此时,赛丽亚有些莫名的心烦,辗转难眠的她,起身披了一件青纱,在闺房中抚琴弹奏,以平心境。
隐隐约约中,总觉得,有什么不好的事……将要发生。
突然,琴弦断了。
“啊。”
赛丽亚吃痛地缩回了手,青葱指尖上,渐渐冒出了一滴血珠。
这一刻,诡异的一幕出现了。
这滴肉眼可见的血珠,突然飘了起来,脱离了她的指尖,在她惊讶之际,这滴血珠,没入了脖颈上的沙漏玉佩中。
玉佩飘飘然悬浮起来,泛出了一道蓝光后,又缓缓落回了白皙的胸口,再也没了动静。
赛丽亚发现指尖的伤口,竟也消失了,仿佛不曾出现过。
“这?!”
满脑子疑惑的赛丽亚,准备摘下玉佩一探究竟。
就在触及玉佩的一瞬间,星星点点的记忆碎片,如潮水般涌入了脑海。
……
凌易站在皇宫外,打量着重重守卫,正门闯入显然不现实,转身钻入了黢黑的外阙。
对于有前世记忆的凌易而言,只要不在特殊时期潜入,倒也不算难事。
“抓刺客!”
突然一声大吼,划破了皇宫夜空的宁静。
赛丽亚听到动静,猛地回过神来,忙问,“外面发生了什么?”
门外仆人回道,“回禀小姐,好像有刺客闯入,不过不用担心,内外守卫这么森严,肯定不会有人进得来呢。”
赛丽亚有些心乱如麻。
……
凌易嘴角一扬,朝着身后睨了一眼,快步消失在了宫外丛林中。
跟踪了我一路,真当我是白痴没发现么,不管你是何人有什么目的,被皇宫的人缠上,也够你喝一壶了。
凌易来之前还在犯愁该如何进去,突然在半路上发现有人跟踪后,干脆将计就计。
这真是瞌睡来了有枕头。
樱雪眼看把凌易跟丢了,她自己也被皇宫的人团团围住,有些不甘心地跺了跺脚。
突然,赛丽亚发现窗户有动静。
一个漆黑的人影,一个咕噜翻进了赛丽亚的香闺。
蒙面的凌易,跟她四目相对,她并没有大喊。
然而,赛丽亚却全然忘记,自己正身着一件透薄如纸的轻纱,清澈如水的眼神,惊世的容颜,还有那完美曼妙的娇躯,如此绝世风景,就这么在无意中,当免费福利赠给了对方。
前一世未曾说的千言万语,突然梗在喉间,凌易心中百感交集,一时不知从何说起。
“你不怕我?”
“我为什么要怕?”赛丽亚平静地看着对方,“就算你杀了我,这地方你也进得来出不去,可是……”
“可是什么?”
赛丽亚盯着对方的眼睛,“为什么……我有种奇妙的感觉,好像在哪里……”
凌易埋下头去。
“你为什么不敢看着我?”赛丽亚说出这话自己都吓了一跳,“你蒙着脸,不光是怕被别人看到吧?”
凌易的思绪,回到了前世那场终结之战,赛丽亚的轮回神识,崩碎的那一刻。
当时,他无助地想,如果当初没有遇见她,该有多好。
凌易在来的路上,内心很挣扎,到底该不该告诉她真相。
眼下已然有了答案!
这些真相,还有曾经不曾说出口的话,彻底被硬生生地咽了回去。
“你没穿衣服,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,我不会看的。”
赛丽亚一惊,这才反应过来,赶忙扯过一件绫罗缎袍,裹在娇躯上,却依旧掩不住那凹凸有致诱人的身段,微醺的脸颊愈发诱人。
“我总感觉,你好像有点言不由衷。”
凌易大惊,难道她知道,自己今夜的来意?!
“你……如何知道的?”
赛丽亚指了指鼻子,“你都流鼻血了啊。”
凌易愣了下,顿时老脸一红,随手抓了张巾绢抹掉。
赛丽亚挑眉,睨了一眼被拿来擦鼻血的进贡雪蚕纱。
“咳咳,我是来拿回属于我的东西,”凌易定了定神,“你脖子上的玉佩,不属于你。”
管它是不是,先诈一下再说。
“确实不是我的,”赛丽亚偏过小脑袋,摘了下来,捧到了凌易面前,“你能这么说,看来大概率就是你的,你拿去吧。”
赛丽亚一双美眸紧紧他,对方却迟迟不敢抬眼,也更加印证了自己脑海里,刚涌入的那些记忆碎片。
凌易也没犹豫,从对方白皙的掌心,一把抓过沙漏玉佩,揣进怀里。
玉佩的触感和重量,正是自己丢失的那块!
不经意间,凌易手上的那触目惊心的道道伤痕,被赛丽亚看在眼里,她突然莫名觉得自己的心好疼好疼。
“等等,你能让我看看你吗?”正要离开的凌易,被赛丽亚轻轻叫住了。
赛丽亚下意识地伸手摸向了自己的脸,竟然摸到了泪水,她不知道,为何会流泪?
“我可以肯定自己认识你,可不知为何,现在不记得你,对不起,我一直都这么任性,我知道你不会告诉我你的名字。”
“可我始终坚信,所有思念,都会跨越时间和空间的限制,就让我看一眼你的脸,好吗?”
这一刻,凌易身体一震,如遭雷击。
我始终坚信,所有的思念,都会跨越时间和空间的限制。
凌易的思绪回到了那场终结之战,赛丽亚同样说完这句后,自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,看着她的神识被彻底打散。
凌易眼眶泛红,就要转身揭下面具,告诉她名字,告诉她一切,可终究,还是忍住了。
这一世,能否真的胜过那位超级大能,凌易心中一直是个问号,既如此,无论如何,都不会再把她牵涉进来。
凌易笑道,“玉佩既已物归原主,我又不傻,何须要告诉你我是谁,你手下高手如云,都来抓我怎么办?”
冰雪聪明的赛丽亚,何尝看不出对方言不由衷,本就擅于察言观色的她,一眼便察觉了对方眼中的苦涩。
赛丽亚说道,“你知道吗,所有美好的邂逅,都是上天安排的重逢,我一直都没有怀疑过。”
“一点也不美好,今夜我的身份是失主,也是贼,我们不会有交集的。”
凌易不敢再停留,生怕忍不住,会留下来,会带着她一起离开,会放弃这一世的初心。
赛丽亚阻拦不及,眼睁睁地看着他夺窗而出,运足念气,玉臂一挥,“嗖”地丢出一枚器物,直直射向了这个黑衣人。
凌易回头的瞬间,顿时瞳孔一缩。
这小妮子,依然神力惊人啊。
这力道,足以把他射下来。
凌易不敢怠慢,运转念气大手一握,这才稳稳地接住了飞来物,冲击的后劲,竟提供了一瞬间的着力点。
凌易恍然,翻掌一看刹那间愣住了。
竟是贝尔玛尔的永久贵宾通行令!
“承蒙错爱,我会带着它好好活下去,后会无期。”
借此令牌冲击力道,凌易未曾落地,顺势冲向了高大的香檀树,而后脚下一蹬,一个凌空翻转,跃上了高耸而又冰冷的宫墙,呼地一下,整个人没入了黑暗。
赛丽亚驻足于窗前凝视,久久不愿离去。
来到宫墙之外,凌易深深呼出一口气,握着玉牌的手,随着那颗酸涩的心,一起紧了紧。
距离入阵觉醒这一刻,已所剩无几,如今目的已经达到,时间紧迫,凌易不敢怠慢。
清冷的皓月下,一道孤影,快速飞掠而去,仿佛不曾出现过一般。
愿此生,无相识,亦无悲剧。

穿越小说网(m.longteng777.com)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一念成祖最新章节内容,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!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:m.longteng777.com


    ...
Top